• - [丽丽皇后花园]

    2004-10-26

    Tag:
    你看起来确实象个诗人,你对诗的爱好不是个秘密,就象你曾倾心的书法艺术,虽然你试图隐瞒这一点但如同你撒谎般一目了然,你具备完美的诗人气质,周围无人可与你匹敌,虽然完美的诗人气质到底与工人气质,农民气质,满嘴金牙的气质有什么不同,但这种比较是毫无价值的,我们坚信你是天生的诗人,你对节奏和音律的把握,你对措词造句的谨慎也许会被人误码解为口吃,但那是一种荒唐透顶的蠢话,包藏着歹毒的祸心,我们支持你,相信你,你站着的时候是首长诗,坐着的时候是组诗趴下来就肯定是首古诗,也许你写的诗确实不多,我们也几乎没什么印象,只是一些或长或短分行陈列的话语,留在你不凡形象的边缘,我们觉得有点对不起你这个了不起的诗人,但更多的时候我们觉是对这个压韵的世界不负责任。


  • 她心怀疑或地环顾四周,有点不确定自己,仍否是那个叫丽丽的女人,……不过请放心,她很少冲动,从不晕头转向,她自认为是那种自己知道需要什么并且知道该如何素取的女人……请原谅,亲爱的,今天我没有礼物送给你……你看着四周以一种说不出来的方式微笑……你对自己说,别拒绝这一切你是其中的一分子,没有什么区别,……认同感使你觉得安全,你不再感到自己被玷污了,被奚落了,你宁愿失去那个好梦……我的冲动,爱的……你走投无路的眼神,我再次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,……莫名的兴奋,仿佛发现了爱的真谛,…要知道,这样显得很不成熟。……

  • 人民的BBS - [丽丽皇后花园]

    2004-10-26

    Tag:
    叫我坐在视窗2000前看一场没有裁判的比赛,让我猛喝可乐,让我无话可说,让我认识各种各样的酒鬼,娼妓,同性恋,自信而愚蠢的女人,沉默的好人,潜水的圣人,让我接触,欺骗啦,时间的奥秘啦 ,胡扯蛋拉,,,我要看比赛,有加时赛的真正比赛,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,人民是裁判,人民政府是口哨,人民的BBS,人民的MSN,人民的QQ,全体人民的淫具,,,,,顶

  • 一个容易忽略的细节:(急促)

    2,他用粘落汗水的手扶着破沙发的靠背,“你…你……还好吧?”他的咽喉被一口痰卡在她的目光和一个比预想更加尴尬的境况中,他不可避免地回忆自己过失的无数个断面和横切面,剖析自己需要极大的勇气和肺活量来长时间的叹息。唉!
    3,他试探性地往前走了一半步,离她坐着的椅子靠近一点,但她充满敌意地望你一眼,你又缩回了悬在半空的步伐。
    4,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结局,只能让你回忆起那些让你曾经熟悉的事物。蕾丝乳罩下的心跳,黑色内裤间的跳跃,你忽略了,这不重要,你反复说:我 不配。
  • 另一个丽丽 - [丽丽皇后花园]

    2004-10-25

    Tag:
    (4)丽丽:我的,我的,我是,我要,我……我爱的。我想起那时我还是一个18岁的姑娘,我有一张美丽白皙的面孔,细嫩,光滑,我的眼角会说话,流水般的顾盼,我的身体曼妙多姿引诱着你的触摸,我不在乎灵魂,我知道它总在我变得无中轻重时隐藏起来,我满意我和你之间的剥削关系,一种微妙的相互仇恨,他和我不是一路人,但他需要我的部分正是我能清醒地认识自己的那种下贱。从来就没有爱,我仅量做到是他的妈妈,他的姐姐,他的妹妹,他的好学生,他的老师,他的情人,我重来没有想过要做他的妻子,而我的丈夫,那个在键盘前坐着的人,只是我虚拟的主人。

  • 我是你爹 - [丽丽皇后花园]

    2004-10-25

    Tag:
   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特殊的角色,这是我在军队服役养成的认识,我是炮兵连长,我的使命与炮弹在空中的轨迹有关,但绝不能理解为飞翔,做为一名退役军人我的职业是中学几何老师。我试图让同学们明白抽象的生活与同样抽象的几何是多么的和谐,部队生活教会我用弹着点的精确来平衡目地的得失,用弹道弧度理解任何一种期待,做为你们的父亲,我有义务告诉你们这些。